怎么打击画廊的大门

2019-10-02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92)

爱德华·伯汀斯基、科里·麦克纳、乔尼·斯特恩巴赫……冯·林特尔画廊代理的摄影师还有很多很多。下面,冯·林特尔画廊总监Kaycee Olsen就如何巧妙地与画廊建立关系分享了自己的洞见。

Coralie Kraft·2018/02/11 11:00评论(0)收藏(14)9.1W

《OIL BUNKERING #2, NIGER DELTA, NIGERIA 2016》 图片来源:Edward Burtynsky
《OIL BUNKERING #2, NIGER DELTA, NIGERIA 2016》 图片来源:Edward Burtynsky

冯·林特尔画廊(Von Lintel Gallery)位于洛杉矶。作为画廊总监,Kaycee Olsen的工作内容不仅包括策展、与博物馆协调收购事宜,还包括为许多摄影师做代理——从乔尼·斯特恩巴赫(Joni Sternbach)、科里·麦克纳(Klea McKenna)到马克·塞利格(Mark Seliger),她代理的这些摄影师个个以独特的摄影手法而闻名。

在担任冯·林特尔画廊总监一职之前,Kaycee Olsen曾担任科佩金画廊(Kopeikin Gallery)总监。此外,她还曾在洛杉矶经营着自己的同名画廊。Kaycee Olsen在经营画廊方面有着广泛的经验,她也因此成为了一名备受追捧的绘画、摄影评审专家,并为全世界的各种相关竞赛和奖项担当评委。

LensCulture邀请到了Kaycee Olsen担任2018年度LensCulture肖像奖的评审委员,她将为这一奖项的评选提供自己的专业意见。Kaycee Olsen接受了LensCulture副主编Coralie Kraft的采访,在采访中她分享了与画廊建立良好关系的方法、判断自己的作品是否能够吸引画廊运营团队的方法以及决定是否让画廊为自己担任代理时的重要事项。

你在担任冯·林特尔画廊总监前,曾有一阵子是在运营自己的Kaycee Olsen画廊。可以大致说说你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吗?

我有两个领域的学士学位:人文科学和艺术史。老实说,当时我只是对艺术史感兴趣,并没有想过这会成为我的职业。后来,我开始碰到一些博物馆的馆长和画廊的总监,才意识到竟然也有人以此为生。我从南加州大学毕业后立刻去了位于洛杉矶的科佩金画廊担任助理,这家画廊的收藏以摄影作品为主。不久之后,我升任总监,和画廊老板共事了三年。后来,我去读了研究生,学习了摄影史。再后来,我开设了自己的画廊,并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画廊事业上。

选自《Don't Ask, Don't Tell》系列图片来源:Jeff Sheng
选自《Don't Ask, Don't Tell》系列图片来源:Jeff Sheng

你在Kaycee Olsen画廊举办的首个展览是Jeff Sheng的“不问,不说”项目(“Don't Ask, Don't Tell”,美军对待军队内同性恋的政策),对此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决定用这个展览为自己的画廊开幕?你是否是希望这个展览能向观众传达画廊的关注点和你个人的使命感?

一部分原因是机缘巧合,时机得当。我准备为自己的画廊开幕时,有个来自纽约的经销商说,“我在洛杉矶有个熟人,你该去拜访一下他的工作室。”我去了Jeff的工作室后立刻被他的摄影作品吸引了。他拍摄的肖像不同寻常,都是些身着军装却遮住了面部的军人。他告诉我,“这些人是受‘不问,不说’政策影响的现役军人,因此我需要用不暴露他们身份的方式拍摄这组肖像。”我觉得这些照片很有意思,并告诉Jeff我希望与他保持联系。

与此同时,时任总统奥巴马正打算废除“不问,不说”政策。因此,那时正是关注这个话题的最佳时机。通常来说,画廊的展览不可能与时事有如此紧密的联系,因为举办展览的时间是很早之前就计划好的。但因为我的画廊是全新的(没有预排展览档期),所以我可以立刻为这场展览安排时间(在画廊开幕前我们甚至还出了本书!)。最终,这场展览得到了广泛的认同:一些新闻电视台甚至想要采访拍摄对象,这个展览的意义已经超越了为画廊揭幕本身。这个摄影项目很棒,它让每一个人都能表达自己的心声。我和Jeff的合作也很愉快。

这个展览可以说力证了关注现下,思考当下的重要性。

是的。那个摄影项目几乎是纪录片的风格,但我觉得它是以艺术为口吻。最终,它以不同的方式拨动了许多人的心弦。

选自《Don't Ask, Don't Tell》系列图片来源:Jeff Sheng
选自《Don't Ask, Don't Tell》系列图片来源:Jeff Sheng

在运营画廊的过程中,你最享受的事情是什么?你觉得你在哪方面收获最多?

我很享受与艺术家们之间的关系,也很享受与他们共同举办展览的体验。与他们一起拟定展览主题的经历给了我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这些展览很大程度上是那种关系的衍生品。

此外,作为一个运营画廊的人,你和收藏家之间也会建立起非常亲密的关系。有时,收藏家最终会直接培养艺术家。收藏家们不仅大力支持新展览、购买新展览上的作品捐赠给博物馆,还会帮着为出书筹集资金。艺术家创作艺术作品的创作循环对我而言非常有趣,因此我很享受工作中的这一方面。

如果摄影师想要找画廊做代理,他们需要下定哪些决心?他们是否需要有办理过一定数目展览的经历?他们需要有一系列独特的作品么?

我认为,找画廊做代理时最重要的是想清楚你是否希望与这家画廊建立一段长期关系(虽然不至于有一辈子那么长)。如果只是办一场展览,那么情况就不同了,你可以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把话说清楚:“我很乐意和你们合办一场展览,让我们看看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吧。”但是,总的来说,总是换经销商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需要一个可以信赖且能与你坦诚相待的人。这个人应当能为你奉献自己的时间,帮助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许多经销商只关注买卖;我们冯·林特尔画廊不仅给作品定价,还帮助艺术家们把他们的作品变成博物馆的藏品,从而关注他们的长期职业生涯。

最后,在决定与某个经销商或画廊建立长期关系前,记得要四处打听。不幸的是,有的经销商恶名在外,给艺术家的待遇很糟糕。这就又要提到我之前给出的建议:当你审视一家画廊时,扪心自问:“我是否希望与这家画廊建立一段长期关系?”

《Distress: Day 1》,创作于2017年图片来源:Farrah Karapetian
《Distress: Day 1》,创作于2017年图片来源:Farrah Karapetian

如果摄影师下定决心要与某家画廊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他们该如何处理这段关系?

这是我给出的建议:首先,你得去看展。听起来是很简单,但这能帮助画廊的工作人员熟悉你。我们常常收到陌生人的来电,也有人不请自来地提出办展申请。你可以看出这些艺术家们根本从未看过我们的展览项目,因为他们根本不适合我们这里。我不是在评判他们作品的价值,但你需要了解自己的观众、知道自己在把作品展览给谁看——这很重要。

最后,最重要的是,你的摄影作品应当与画廊的展览项目合得来。你要做到这一点,“是的,我的作品和展览上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有着合理的联系。”

如何判断自己的作品是否与画廊的展览项目合得来?

对于冯·林特尔画廊而言,你可以看到几乎每个由我们代理的摄影师都用了实验性的摄影技法(爱德华·伯汀斯基是个例外)。这是我们的风格。我们代理的所有艺术家都推动着摄影往新的方向发展——就算是采用湿版火棉胶这种复古工艺的乔尼·斯特恩巴赫,也把旧的手法用出了新意。科里·麦克纳是另一个极佳的例子,她是一个不用相机的摄影师,她创作黑影照片的方式有很多。

图片来源:Klea McKenna
图片来源:Klea McKenna

另一个建议是,要亲自与画廊联系。如果你去不了画廊,就一定要确保把电子邮件发给画廊总监本人,还要确保邮件内容得当。比如你可以写“我喜欢科里的作品。这是我的作品,我用了这些[实验性]摄影手法,想给你过目!”和画廊接触是一个很需要花费心思的过程,这既能帮你建立起一段关系,也可能破坏你和画廊间的关系。

现在,我通过担任评审与许多艺术家建立了关系,我给予他们反馈,并随时与他们保持沟通。到目前为止,这其中还没有人被我们邀请前来参加我们的项目,但如果我碰到合适他们的画廊,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们引荐给那家画廊的老板。简而言之,对你自己作品的关注越多越好。

对于有望与之合作的摄影师,冯·林特尔画廊是否有评估其合作申请的方式?这一流程是怎样的?

我们的方式很原生态。有时候我会走访艺术家们的工作室,如果我足够喜欢某个作品,我会和冯·林特尔画廊的老板Tarrah分享它。许多时候,我们画廊自己的艺术家们会向我们进行推荐,老实说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总是问他们,“你最近喜欢哪些艺术家?有什么新情况么?”如果Tarrah和我都同意和某位艺术家合作,我们就会和这名艺术家签约。

《Konstrukt 83》,创作于2012年图片来源:Christiane Feser
《Konstrukt 83》,创作于2012年图片来源:Christiane Feser

在成为某位艺术家的代理后,你如何判别这位艺术家的哪些作品或哪一系列作品会比较好卖?又如何判别其作品是否适合冯·林特尔画廊?

通常来说,我们挂出的是艺术家创作的最新作品,办展览时基本上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喜欢其最近的某些作品,我们就会说,“我们想要为这些作品办个展,”然后我们会告知艺术家举办展览的大致时间。之后,他们可以继续创作系列作品,我们会在画廊推进展览事宜。有时,我们发现艺术家会往别的方向创作,这倒是没关系,但如果已经我们已经敲定了要举办展览的话,我们经常会直说,“这很棒,但是为了办好展览,我想看到更多和之前商量好的方向一致的作品。”

我们不怕提出建议,但我们从不喜欢给任何人以强硬的指示。每个人都想知道什么样的作品好卖,只要我们有任何这方面的见解,我们一定会说出来。

有一些收藏家会向博物馆进行捐赠,是这样么?

是的。我们很荣幸能与洛杉矶的一些收藏家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知道他们购买的作品最终都会被挂到Getty网站上,或被收入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我们和那些机构的负责人们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乐于收到这些作品。有的时候,收藏家们甚至会说,“告诉那些博物馆的负责人们,他们想要收藏什么作品的话,来我这随便挑!”这种情况最好不过了。

《15.01.29 #4 Henry》,创作于2015年图片来源:Joni Sternbach
《15.01.29 #4 Henry》,创作于2015年图片来源:Joni Sternbach

你是LensCulture肖像奖的评审委员,你代理的某些摄影师拍出的肖像作品非常有名。我很好奇,相对于更为抽象的作品(如科里·麦克纳的作品),肖像作品是否更能吸引特定的买家、收藏家群体?

我发现,买家常常与他们收集的藏品间有某种个人联系。比如,收藏乔尼·斯特恩巴赫作品的人士可能更偏好加州的冲浪文化。科里处理作品的方式更具有吸引力,这或许是因为她的作品都是对某个社会现象的反馈,而她的买家想要给予支持。最终,一定是摄影作品中的人或事物能拨动买家的心弦,引起了他们内心深处的共鸣。

需要指出的是,购买这些作品的人想的并不是“我要把这幅作品挂在沙发背后的墙上”。这些买卖有很多本能的因素。我们卖出的每种作品,包括肖像,常常是最能引起收藏家们强烈反响的那些。

翻译:王宁远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怎么打击画廊的大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