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点八24日,星期四至三

2019-11-01 作者:社区服务   |   浏览(81)

鹿特丹酒店(Hotel Rotterdam)¥427起立即预订>

(又一处地方没有自诩为水乡,却每个角落洋溢着水的灵光;又一处地方因为历史的份量,而从头到脚沉淀下古典的端庄)

展开更多酒店

>>

发表于 2013-11-12 17:20

灵魂的盛宴 –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 第九点八八天 / 豪达,2013年9月27日星期五

>>

说到豪达Gouda,就想起一句话,是我的又一个携程偶像波西米亚人曾经说的:城市是有性别的。

的确,但凡我喜欢的那些有个性的城市,都可以说要么雄浑、要么温和,要么阳刚、要么阴柔,要么豪爽、要么婉约。

没有性别特征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个性,所以也叫人喜欢不上。

荷兰那些活色生香玲珑剔透的迷你小城里,如果说南北毗邻而居的莱顿和利瑟是各具风貌的姊妹花,那么东西相距不远的豪达和代伏特则可说是各有各的男性美了。

所以,在提到豪达的时候,就自然而然会用男性第三人称的他了。

豪达展示给我的男儿本色,首先来自他对自身历史的解读。

豪达的历史,就像荷兰的每个热门观光地或籍籍无名的小城一样,信手拈来就是赫然一两千年。

为了不懈地努力使格格不入于图快时代的我的游记看起来更象游记,在动手写豪达前,先翻阅了维基百科,那里详尽地记载着豪达这个小城的历史与现在。本应是在游走之前就做好的功课,却无奈由于行前与途中时间紧迫,只好在归来后恶补一顿。

而于我而言,其历史的悠久固然可叹,真正触动心弦的却是写史者的撰文风格,或者说是“思想倾向”可能更恰当。豪达在讲述自身历史的时候,提起史上著名的历次革命、暴动、战争和市容除旧等措施,使用的字眼无不是破坏destruction、摧毁demolition、崩溃collapse、衰退decline等等在中文语法里归类为“贬义词”的那些语汇,字里行间充满了对那些给小城的文明发展造成了巨大负面影响的历史因素的哀叹与责难。

这一点在从小到大几十年所受教育均为主流媒体清一色的对革命、暴动、造反、激进、起义、破旧予以声嘶力竭的讴歌、赞美、肯定、颂扬、崇尚、鼓吹的宣传论调,并因此对此种思维方式与话语模式熟悉到了骨子里的我看来,不能不说是发人深省的另类倾向。尽管曾经在拜读了李泽厚、刘再复的《告别革命》后禁不住掩卷深思、并与父亲做过自以为透彻的探讨,尽管曾经对风靡一时的某TV频道论坛上某些人专挑国史中的尔虞我诈素材来大加推崇之风深感厌恶、而与好友做过自以为清醒的辩驳,然而毕竟类似豪达这种格调的写史还是初次领教。

战争也好,革命也罢,打架流血的方式永远都不是解决方案,而只会使矛盾更加激烈,并且最要命的是,无论任何时代其对文明与文化都意味着灭绝性的灾难。在现实生活中,教给我这个道理的是过去曾谋职的一家公司。当年在那家公司,曾亲手含泪解聘了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为了他和另一个同事的打架事件。彼时正在医院因为胆囊炎而接受治疗的我,听闻他肇事的消息,拒绝了医生收我入院的判决,拔下打了半瓶的点滴,捂着针眼冲回了公司。接下来的几天也是为了处理那个事件而一边早晚两遍去输液一边坚持上班,因为那个同事实在是令我牵肠挂肚的一个知心好友,而且是对当时的项目运营几乎不可或缺的首席技术工程师。然而,结局是,无论我多么地努力,也无法挽回已然闹大的事态。于是抱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希望去找总经理,搬出了项目运营、员工发展、人性爱心、工作压力等诸如此类的一揽子正理歪理,甚至讲了决斗玩儿命在史上一度不还是贵族骑士的生活方式吗,反正他俩打架一没打出人命二没皮开肉绽何至于一定要开除等等等等,以期博得总经理的同情使他高抬贵手……总经理微笑着听完我的慷慨陈词,继续微笑着,回答说:你要知道,在任何时候,打架都不是问题的解决方案Fighting is never a solution for a problem;世界上任何矛盾与冲突都可能有上千种解决方案,却惟独打架不是解决方案。而这两位打架的同事身居公司中层管理职位,竟然采取如此幼稚而令人不解的方法来试图解决问题,其结果反而使他们的个人矛盾上升为亚太区与中国区的矛盾,更重要的是他们完全忽略了他们的行为模式对公司文化造成的负面影响。

不懂政治的我即使到现在也没完全搞懂那个事件背后的政治因素,却深深地铭记了曾经的上司那句把我照得哑口无言的话:打架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会激化矛盾,而且还破坏公司文化,所以打架的效益不是0,而是-。此刻想起这件事,是因为发觉豪达在维基百科上撰写历史时诉诸笔端的那番殷殷用意,与曾经的那个总经理所言颇有异曲同工之理:当你站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上回望一个地域的发展时,你会懂得,fighting的结果除了破坏destruction、摧毁demolition、崩溃collapse、衰退decline,再无其他任何意义。不但没有正面意义,还造成无法恢复的破坏。那么,革命对于人类社会文明的积累与文化的发展,究竟有何裨益?

维基百科是不标注作者的,所以无从考究写史者的学术倾向和教育背景,但既然能够通过互联网向世人分享带有详细年份的地方纪要,则著述者必然是最起码熟知历史的。不了解豪达的人是不可能分享其历史的,而不热爱豪达的人也不可能对其和平发展有着如此强烈的诉求。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某一个写史者的一家之言,某种程度上还是整个城市的灵魂体现。

对豪达的了解,就这样发端于游走归来的补课。不知道靠恶补的知识编撰的文字,算不算是真正的游记。好在那一天走过的豪达,一如他写史的风格一样,向我展示了其地地道道的阳刚。

豪达的雄浑,先是由他最引以自豪的哥特式市政厅建筑呈现给我的。

市政厅建于1448-1550年,是荷兰最古老的哥特式市政厅之一,后于1603年翻新成现在的模样并维护至今。

进入豪达市中心,找个运河边的车位停好车,奔着一个打老远就露出一个尖顶的教堂而去,就到了一个热闹无比的大广场。一进广场,迎面就是那个俊美的哥特式建筑,就那么露给我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正脸,高耸的塔楼、乳白的墙体、分明的棱角、锐利的轮廓。

那是我到豪达后拍摄的第一张照片、第一个景物,而拍的时候并不知道,那就是豪达第一名胜,市政厅。因为看不懂荷兰语,加上荷兰的城市地图上标注的地名又很多与实物有出入,所以直到绕城半圈之后,才搞懂那个庄严冷峻神圣高贵的哥特建筑就是传说中的市政厅Stadhuis。

豪达就那么打一照面就结结实实地秀给我了一把他带着历史感的男性美。

<插图:豪达的市政厅 >

图片 1

豪达最想秀给人看的历史,还有一处荷兰最长的教堂,叫圣约翰教堂Sint Janskurk. 无论走在市中心广场周边的哪个胡同,那个教堂的哥特式尖顶都好像会从各个角度展现,从不会退出视野。

圣约翰教堂是为耶稣的施洗者、先知约翰而建造的,教堂的主体之一的塔楼在1350年左右就已经建造成了。1485年,增建了现在的唱诗楼,使得教堂的总长度被延伸至123米,成就了当时荷兰最长、迄今仍然最长的教堂。

圣约翰教堂还以荷兰最精美的花窗玻璃而著名。那些花窗玻璃镶嵌于1530至1603年间,并且在17世纪的当时已经使得教堂因此而成为一处观光名胜。

在新教徒倡导的宗教改革其间,由于当时的城市首领们站在支持西班牙领主腓力二世的一边,圣约翰教堂得以完整地被保护。随着威廉亲王的势力对荷兰北部的控制,1572年的某日豪达转向了威廉一世,从此圣约翰教堂陷入了风雨飘摇的灾难。三周后,愤怒的暴动者捣毁了教堂、洗劫了教堂内的物品,幸而花窗玻璃免于遭难,教堂却不得不关闭长达一年之久。直到1573年,豪达市执政者们才集约势力使得圣约翰教堂得以重新对荷兰新教徒开放,并坚守其教义直到今天。

1939年,为了使教堂的传家宝花窗玻璃在与法西斯德国的战争中得以保存,花窗玻璃被如数卸下隐藏了起来。1944年年末,随着法国和比利时的光复,二战结束的曙光也照向荷兰。为了重新安装花窗玻璃,圣约翰教堂从斯希丹Schiedam和鹿特丹Rotterdam召集了51000名工人,其中2800人是徒步来到豪达的。11月10日,人们万众一心连夜赶工,完成了花窗玻璃的重装工程。

这段历史中令我感慨的,依然是豪达的“思想倾向” - 对威廉一世的革命使教堂陷入灾难的责备。历史上新教徒的宗教改革虽然在1517年之前数年就已开始,但一般以1517年马丁路德发表“九十五条论纲”作为起始的里程碑,后期导致了神圣罗马帝国与欧洲诸属国之间从1618年至1648年持续了三十年的宗教战争,最终以1648年签署威斯特发里亚和约Peace of Westphalia而告终结。荷兰对抗西班牙统治的斗争也虽然开始了数年,但一般也以威廉一世于1568率领的武装革命为起点,并同样以1648年签署威斯特发里亚和约、西班牙正式承认尼德兰共和国的独立而宣告结束八十年战争。威斯特发里亚和约的签署以结束这两个战争而开辟了欧洲的民族国家时代。

在我所熟悉的写史方式或话语模式里,面对如此具有划时代伟大影响的荷兰民族独立斗争,断没有人敢于以区区一个教堂被捣毁而对其革命的成果及过程加以责难。何况到现在荷兰的国王们还都是当年那个威廉一世的子孙后代呢,岂敢如此胆大包天地公然犯上!

可是,这就是荷兰,一边把威廉一世尊为国父,一边该怎么评说他在位时的负面影响就怎么如实道来。可是,这就是豪达,视艺术与宗教为历史留给后人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财富,所以该怎么责难革命的破坏性就怎么直言不讳。

除了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慨叹六国与秦的自取灭亡之余蜻蜓点水般责难过项羽对文化的野蛮一炬,在其他从古至今的国学名典里还真没见识这种评史思路。豪达的男儿本色,不可谓不威风凛凛。一如那高耸入云的圣约翰教堂尖顶,犀利而血气方刚。

<插图:豪达的圣约翰教堂>

图片 2

图片 3

过磅房Waag,就位于那气势夺人的市政厅对面,是豪达商业繁荣、买卖公平的历史象征,从而展示了又一番豪达的罡正雄性。

过磅房建于1667年,当年主要用于称量各种货物并据此课税,主要是给奶酪过称。

豪达素以奶酪交易而名扬荷兰乃至全球,拥有世界上第一家奶酪市场。直到现在,夏季的每个星期四,豪达的奶酪市场还在对全荷兰乃至全世界的商人与游客开放。

所以很多人就会以为,豪达奶酪指的是豪达生产的奶酪,说豪达是奶酪城也是指豪达盛产奶酪。而实际上,这是一个100%的误解,因为在豪达交易的奶酪统统都是在周边地区生产的,只不过被拉到豪达批发零售装卸流通而已。豪达从来就没有盛产过奶酪,说豪达是奶酪城也其实是指那里是买卖超级兴隆的奶酪集散地。

那么,为什么豪达会成为奶酪城,而别的城市却不能?那是因为豪达有过磅房,并且城市的管理者们一直以来执行着严苛的质量管理体系。

<插图:豪达的奶酪店 >

图片 4

随着现代化计量方式的普及,过磅房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如今作为文物而供人参观,里面被开辟为小小的奶酪博物馆。

除了奶酪,豪达倒有两样真正的本地土特产:烟斗和蜡烛。其中,一个使人联想到戴着礼帽风度翩翩的福尔摩斯式绅士形象,另一个直到上世纪初爱迪生发明的专利灯丝使得电灯普及到民间以前还担当着人类的光明使者。这两样东西,可都真够爷们儿!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两样曾经是商业支柱的产品,也已和奶酪交易一样,渐渐退位于旅游观光业了。

但是,只要令人肃然起敬的严苛公正还在被始终如一地执行,那么豪达必然会继续以其渗入骨髓的爷们儿气赢得经济的繁荣。

<插图:豪达的过磅房 >

图片 5

图片 6

豪达也有运河,跟代夫特一样是四方形阡陌纵横。说水是阳刚的多少让人觉得牵强,可豪达与众不同的水性却分明体现在他与水共存的方式上。

那天把车停在运河边时,乍看一眼也是觉得豪达的水和别处没有什么区别。荷兰之美离不开水的滋润,各地的运河虽千姿百态,却也难免大同小异。

好在任何时候沾染水的灵气,都叫人那么心旷神怡。沿着水边徘徊徜徉,寻找那些露出大大小小尖顶的教堂。一边继续坚持不懈地迷路,一边享受那些日子上天赏赐的灿烂阳光。根据最新流行的网络语汇,在风云莫测的旅途中能否遇上好天气,据说纯粹是靠人品。嘿嘿,所以每当遇上好天,就为自己这辈子从没有过一丝害人之念而在心里直偷着乐。

正在那儿一边得意洋洋自我崇拜一边紧盯镜头兀自陶醉着呢,忽听得一阵噪音呼啸而来。循声望去,竟是一辆中世纪的马车,在我懵懂发呆的瞬间已绝尘而去。马蹄声声营造着市井的气氛,所过之处留下一阵骚动和膻味儿,却就那么在运河边成就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哈,真有意思。那是在荷兰第一次看到马车,想来因为豪达比别处更关注旅游经济吧,那么个复古的玩意儿,的确很吸引游客的眼球。在穿越千年时光承载着小城历史的运河岸,行驶着一辆在比运河还远古的年代就成为人类的交通工具的马车,那情景怎么看都那么理所当然。至于马粪怎么处理,他们肯定自有办法了。

后来发现那马车是绕着运河的固定线路走一圈儿又原路返回的,所以终于等候时机成功地抢拍了一张。发现那马车装饰得很好玩儿,驾车的是两个花白胡子的老人,穿戴着中世纪的长袍和礼帽,驾驶座后面的车棚顶摆满了一排排奶酪,车身上写着De Goudse Kaasexpress, 懵也能懵着是豪达奶酪快递的意思。

那么个看似没啥稀奇的人工整景儿,却叫人多少能见识豪达的男人气质,以及些微的小男孩式的顽皮劲儿。

<插图:豪达的运河风光 >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至于在告别豪达的时候邂逅的那个天鹅池,也许真是我人品好以至于所到之处都不会辜负我万里迢迢的奔波。但是把那算作豪达对我慷慨赋予的额外馈赠,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以前也见过不少天鹅,以前也近距离观赏过那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可是以前没象那天在豪达那样,一个人跟那么多的天鹅在那么近的水域那么长时间作伴嬉戏。以前也没见过象孔雀开屏一样展开了羽翼的天鹅,那美丽纯白的羽毛真的真的只能用圣洁这个词来形容。

正苦于仅凭运河边的复古马车还不足以彰显豪达与别的水城之间的差异呢,那个天鹅池就给我补充了又一个完好的诠释。

别的地方也有运河,但没有豪达的那么大气而又舒爽。所以别的地方也有天鹅,却不能象豪达的那么蔚然而成风景。

也许那一天那么多的天鹅聚在豪达,真的纯属偶然。而我宁愿相信,那是只有豪达才能造就的必然。

<插图:豪达的天鹅 >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饶有趣味的是,豪达的这种雄性美,与他的中文译名竟会如此恰如其分地契合。

豪达者,豪爽、豁达也。因之豪爽、豁达,又得公平、敞亮。男人如果缺了这股血性,何以堪称男人。豪达要是少了这份阳刚,又怎能配叫豪达?

岂不妙哉?

>>

海女

2013年11月9日至12日 于大连

灵魂的盛宴–荷兰、比利时、卢森堡. 第七天 / 代夫特,2013年9月24日晚至25日星期二至三

>>

代夫特Delft的风格跟阿姆斯特丹很象,也是个运河小镇,充满了水的灵性。只不过阿姆斯特丹的水道是规整的半圆、一圈圈似波纹般荡漾,而代夫特的水道更象一个长方形、精心规划的水田般阡陌纵横。

代夫特有全荷兰最好吃的卷饼Durum,代夫特有全世界都有名的蓝陶。代夫特有令人沉醉迷失的河边胡同,代夫特也有叫人数不胜数的尖顶教堂。

......可是不知为什么,写到代夫特,就觉得无从下笔。

仔细想了想,那里缺少的是互动 — 我与目的地的互动,最重要的是与那里人们的互动。在一晚上和次日一上午的代夫特游走中,我说的话不超过10句。

缺少互动的直接后果是缺少感动。缺少感动的直接后果是码字的产能骤降。

到代夫特时正是黄昏将至、华灯初上的时候。被导航带去的市中心正是新教堂所在的大广场,也叫大市场。大约因为不是周末,广场上人很少。

新教堂明摆着是地标性建筑,方圆十数里它最高。但是名为新教堂、建筑却很古老,所以一开始就怀疑自己到的地方不对。

把附近另一个在广场南面的教堂走了一圈,发现那里名叫Maria van Jessekerk。于是又走回来围着古老的新教堂转一圈,终于在夜色将临未临之际找到一个小牌子,证实了那里就是新教堂,Nieuwe Kerk, 一路上自学的几个荷兰语单词之一。

代夫特新教堂建于1383 - 1510年,其塔楼是荷兰第二高的教堂塔楼。这座天主教教堂与荷兰皇室有很深的渊源,从荷兰国父威廉亲王开始,荷兰王室成员都埋葬于此。

1568年,荷兰奥兰治王朝的开国执政威廉一世Willem van Oranje在代夫特发起革命,投身于当时已经自民间发起的反抗西班牙血腥统治的独立运动,并成为领袖、最终引导运动取得胜利,揭开了荷兰历史上“黄金年代”的序幕。为此,他被当时仍然是西班牙帝国北方省领主的腓力二世重金悬赏索命。1584年,就在威廉一世被加冕的前两天,遭遇刺杀,享年51岁。

所以威廉一世其实没能成为王,他的子孙后代也是在二百多年后从1814年成立荷兰王国起才世袭国王的。但是威廉一世依然有时会被称为王,更被尊称为“祖国之父”。荷兰国歌《威廉颂》所咏唱的就是威廉·奥兰治一世。

1584年,威廉一世被埋葬于代夫特新教堂,自此,奥兰治-拿骚家族的成员便都葬于该教堂的皇室地下陵中。最近葬于此的是2004年朱莉安娜女王Juliana of the Netherlands及其丈夫伯恩哈德亲王Prince Bernhard。

<插图一:代伏特新教堂的尖顶>

图片 22

荷兰的大小城镇,必然有教堂,而且多则几十个、少则七八个,肯定不只一处。

其实除了高矮大小、豪华简朴、层次错落有致与否等纯外观的印象外,不懂建筑的我是看不出此教堂彼教堂太多区别的,但就是很喜欢,至少比从小到大见得最多的火柴盒型建筑要优雅华美得多。

尤其喜欢那高高的哥特式尖顶,就是人类与上帝对话的通讯台,尖顶的十字架时时刻刻在发送神秘的电波,把人类的心愿与祈祷传递给居住于辽远天空中的上帝。

那年去甘南,出了藏区就是回民聚居地,从夏河到兰州驾车二百三、四十公里,去掉高速公路上的小部分路外,一路上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清真寺,就走走停停没完没了地拍照,直拍到天昏地黑用闪光灯也拍不出啥效果,再到后来路边漆黑看不出哪儿还有清真寺。

清真寺也都有一个尖顶,和基督教堂不同的是,清真寺的尖顶会悬挂一轮弯月和一颗星星。清真寺多以穹窿形屋顶为特征,除了那星月尖顶,一般不会有高高的塔楼或钟楼。

即使号称全国最大的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其建筑设计的富丽堂皇、工艺的繁冗复杂程度都远不及在荷兰见到的大部分基督教堂。

但清真寺的颜色多以白色或浅黄色为基调,穹顶的曲线配以星星与月亮的点缀,就足以给人简约的美感。

虽没有宗教信仰,却从心里尊敬有虔诚信仰的人,但不算那些每天在佛前顶礼膜拜却照样坑蒙拐骗谋财害命的人。

总觉得有信仰的心灵是幸福的,至少好过除了升官发财什么都不信。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吧,对那些象征着信仰抑或就是神的住所的教堂与寺庙也情有独钟。

于是在西欧就每见一个教堂必拍照,就像在甘南每见一个清真寺必拍照、在藏地每见一个佛殿庙宇必拍照。

除了拍照,也默默地祝福那些有信仰的心灵,愿上帝耶和华、真主安拉、佛主释迦摩尼不辜负人们虔诚的信仰。

<插图二:代伏特新教堂全景>

图片 23

新教堂对面的华美古建筑,果然不出意外,就是市政厅,Stadhuis,一路上自学的几个荷兰语单词之二。在夕阳的余晖下,拍出的照片自我感觉还是挺美的。

然后就奔那个早看见尖顶的另一个教堂去了,沿着曲径通幽的运河穿行于代夫特的小街小巷。除了高速公路,荷兰的城镇里没有象样的称得上大街的路,几乎都是一个方向只能容一辆车的双向单排道。

运河的风景照例是令人目不暇给,微沉的暮色中随便拍哪儿都是好片。

<插图三:代伏特市政厅>

图片 24

那另一个教堂在新教堂的西北方向,查了地图,才知道那里就是老教堂,Oude Kerk,一路上自学的几个荷兰语单词之三。

老教堂临着一条运河,就忽然想起一句英文的谚语:天助自助者,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上帝在把地球上最低的一块洼地许给尼德兰时,也许真是为了赐福于荷兰人、知道他们就是能够领会上帝的旨意与水抗争直至世世代代靠水富国强民靠水征服天下?

如此说来,上帝真的没有辜负荷兰人处处为他搭建住房的虔诚信仰。

从老教堂绕着运河慢慢回市中心的方向。

路过一个卖披萨汉堡的餐馆,被门口图片上画着的卷饼吸引着走进去。店主黝黑的皮肤象印度人,这个比较恼人,因为以前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和印度人近距离接触,很讨厌那些偷奸耍滑不负责任、职位再高也毫无诚信的另一个所谓文明古国的后裔们。

可是那个店卖的卷饼是现削的烤肉包的,有点类似国内的肉夹馍,又象国内的春饼包着各种新鲜蔬菜。最重要的是,他们有象Subway那样五花八门的酱料,包括我的最爱- 辣酱和芥末酱!管店主是哪儿人呢,事实证明那儿卖的卷饼和蔬菜沙拉是全荷兰最好吃的!

回到大广场,坐在长椅上,欣赏着代夫特的夜色,慢慢享用全荷兰最好吃的卷饼和蔬菜萨拉。

一个小伙子过来搭话,问我有没有香烟,我说我不抽烟。又问我从哪儿来、做什么,我有点懒得搭理他,但还是告诉他我是来旅游的。后来小伙子自知无趣,就很快离开了。不是我不喜欢和人交流,只是不喜欢那个人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

<插图四:代伏特大广场一角>

图片 25

用完我的露天晚宴,天色已漆黑。去取车的路上看到路边公交车站帖的一张大幅地图,想找威廉亲王纪念馆Museum het Prinsenhof,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又向路过的行人打听,又被热心而详细地告知路线,原来就在刚去过的老教堂往西的下面那条运河边。

开车沿着运河一圈圈慢慢兜转,欣赏够了代夫特夜景,最后在一处安静的河边找了个住宿的地方。

<插图五:代伏特大市场边的餐馆>

图片 26

早晨天刚亮就起来,直奔威廉亲王纪念馆。

其实代夫特最响亮的招牌是皇家代夫特Royal Delft陶瓷厂,我却没有兴趣。

来自陶瓷的故乡、连英文的国名都是陶瓷的意思的中国,还要去看西欧一个国家的陶瓷厂?就算那是人家祖传的宝贝,也总觉得怎么听都不合乎逻辑。

如此顾名思义的话,来到连国名都是低洼之地的尼德兰,每天光看人工的水渠运河,似乎也天经地义了。

此外代夫特规模较大的博物馆,就数努桑塔拉博物馆了,是用于展示原为荷属东印度的印度尼西亚历史与文化的,馆藏主要为印尼的艺术品和工艺品,旨在阐释荷兰与印尼之间恩恩怨怨400年殖民地关系。1595年,强大的荷兰海军初次到达印尼,是为了做贸易。1602年,东印度公司成立,也是基于高速成长的贸易顺差与丰厚获利。后来,荷兰就把人家国家变成了殖民地。

好比当年,老美的祖先们到达亚美利加大陆,也是先做贸易,还获得了热情好客纯朴善良的印第安人的真诚欢迎。最后,老美的后裔们把名列世界第二大陆的亚美利加的主人印第安人们都圈进了豆大的“保护地”。

历史的功过是非,谁能说得叫我信服?既然看不清历史也听不懂戏说,还是选择不去看也。

除掉这两处,代夫特似乎就剩威廉亲王纪念馆可去了。纪念馆所在的建筑曾一度是国父威廉一世的法庭,有画像、挂毯、陶瓷、银器等丰富的藏品,讲述威廉亲王的生平,反映那波澜壮阔的荷兰独立革命时期的代夫特风貌。

错过维梅尔博物馆Montessorisch Jan Vermeer,是代夫特之行唯一的遗憾。不是不想去,而是那个地方没在百度旅游的介绍里。后来才知道维梅尔的故乡就是代夫特,而且他一生都生活在代夫特,那儿有他的博物馆,我却早已远离了代夫特。

驴子是不能走回头路的,因为只能往前赶,即使拼命往前赶,也还是想看的地方多得看不完。

<插图六:代伏特运河>

图片 27

<插图七:代伏特运河边的餐馆>

图片 28

<插图八:代伏特圣母与耶稣教堂>

图片 29

<插图九:代伏特路边建筑物的装饰 - 三只角的羊>

图片 30

<插图十:代伏特市政厅的正面墙>

图片 31

<插图十一:代伏特运河一角>

图片 32

<插图十二:代伏特运河一角>

图片 33

<插图十三:代伏特运河上喂天鹅的人>

图片 34

<插图十四:代伏特悬挂国旗的酒吧>

图片 35

<插图十五:代伏特的威廉亲王纪念馆,背景是老教堂>

图片 36

<插图十六:代伏特的运河景色,背景是新教堂>

图片 37

<插图十七:代伏特的胡同,背景还是新教堂>

图片 38

<插图十八:代伏特运河边的酒店>

图片 39

<插图十九:代伏特运河边>

图片 40

<插图二十:代伏特运河边,老教堂门口>

图片 41

<插图二十一:代伏特两条运河汇流之处>

图片 42

上午未半,就又告别了代夫特。

又一处地方没有自诩为水乡,却每个角落洋溢着水的灵光。又一处地方因为历史的份量,而从头到脚沉淀下古典的端庄。

所以一个黄昏一个晚上一个上午的掠影浮光,才会给人留下一生一世的念想。

>>

海女

2013年10月21日晚至23日晚 于大连家中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社区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点八24日,星期四至三

关键词: